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山东抗战兰陵县战事

2022-10-05 14:26:25 586

摘要:胭脂山( 又名燕柱山) 伏击战  1938 年鲁南地区国共抗日统一战线形成后,根据日军在临郯地区的侵略态势,决定凭借胭脂山一带的有利地形在临枣公路上打一场伏击战。具体部署是:国民党卢焕彩团及何志斌团各一个营埋伏于胭脂山的东、北两面,八路军四...

胭脂山( 又名燕柱山) 伏击战

  1938 年鲁南地区国共抗日统一战线形成后,根据日军在临郯地区的侵略态势,决定凭借胭脂山一带的有利地形在临枣公路上打一场伏击战。具体部署是:国民党卢焕彩团及何志斌团各一个营埋伏于胭脂山的东、北两面,八路军四团的两个营和临郯费峄四县边联直辖一营一连埋伏在南面,待卢团打响后,全军一齐出击。9 月上旬的某天9 时许, 日军约600 人乘汽车由西南方向开来。国民党卢团见敌势较大,竟一枪未放撤出阵地。南路伏兵待敌人快过完时,亦未听到卢团的动静,眼看战机即将失掉。边联直辖营的连长、中共党员宋荣文率领全连发起攻击。日军全力抗击。激战2 小时,日军逃窜。此役, 毙敌60 余人,连长宋荣文等60 余人牺牲,何志斌团也阵亡40 多人。战后,抗日军民在北大寺举行追悼会,悼念阵亡烈士。会上群情激愤,宋荣文烈士的妻子带头参军,许多青壮年纷纷报名,要求参军报仇,很快组成60 人的新连队。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81 页)

  日军血洗老屯

  抗日战争初期,在鲁南活跃着一支以佛教会员为主体的抗日武装,首领是老屯村的王伯英。他出身于大地主,早年曾在冯玉祥部任职,回家后担任了临沂县第二区联庄会长、大刀会长、临沂佛教会长。日军占领临沂城后,屠城十余日,天怒人怨。1938年5 月下旬,王伯英联合临郯地区部分联庄会员、大刀会员数千人直逼临沂城下,20名联庄会员潜入城内,王伯英率众从西南角攻城。内应会员没等攻城开始,就率先射击朝阳寺西日军,被日军团团包围。攻城人员架云梯爬上城墙,被日军打死。后续人员见日军已有准备,撤兵而回。城内会员孤军奋战,全部壮烈牺牲。临沂一带流传着当年联庄会攻打沂州的歌曲,歌词是“日本鬼子,抢占沂州,杀人放火,扰乱不休。这口闷气,不能忍受, 冲上去,狠狠地揍! 直向前,别后退,我们要报仇! 手榴弹,咔!大刀片,杀! 大家一齐冲上沂州”。此次战斗,王伯英威望大增。当时,河北省保定有个普济佛教会,曾多次派人到延安,请求派干部到山东帮助发展佛教会。中共中央派八路军西安办事处林伯渠的副官司贺峰等到达山东省委,中共山东省委支持他们发展王伯英的佛教会,开展抗日救亡,扩建抗日武装。

  1938 年8 月,山东佛教会抗日武装“山东省农民抗日自卫总团”(简称山东农抗团) 在老屯成立,王伯英任总团长,司贺峰任政治委员。农抗团辖第二、第三两个团、一个独立营、一个警卫连。第二团活动于临沂册山,第三团活动于莒县。10 月中旬第三团改编为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第二支队独立营,活动于安丘、诸城、沂水、莒县边境,打击日军。以后总团开办武装骨干训练班,先后培训580人。农抗总团的发展,引起日军的注意。1938 年11 月4 日,临沂日军300多人,分乘11 辆汽车向老屯袭来。正在村南给学员上课的何建华当即命令第一、第四、第五区队300 余人过燕子河,向西南转移,第二、第三区队向西转移。日军驱车向西南追击,农抗团队员伤亡20 多人。第二、三区队从侧面向日军发起攻击,第一、四、五区队也占据有利地形展开战斗。日军倚仗火力,炮击农抗团阵地,仅第一区队阵地就落炮弹40 余发,12 人牺牲,第四、五区队也有七八人牺牲。为保存力量,区队员们边打边撤,转移到孙庄。

  日军失去追击目标,便集中兵力扑向村内。当战斗激烈进行时,王伯英带30多个信佛团员在其家中佛堂跪拜,祈求神灵保佑。日军在汉奸引导下破门而入,抓捕36名团员, 枪杀于东门外,王伯英藏身夹壁墙内免于其难。这次战斗,除日军集体枪杀者外,另有37 人牺牲,老屯村民7 人遇难。亦称"老屯惨案"。

  雷雨口事变

  1940 年8 月18 日,雷雨口反动地主高子元、高至鲁勾结南鲁城张华荣、刘庄刘胜春、太平庄孟昭敏等反动势力,在鲁城集上殴打并抓捕临郯费峄四县边联支队二队战士数人。同时策动二大队第八中队叛变,把四五名连级干部绑至高子元处,将其活埋于雷雨口西南大路旁,制造了"雷雨口事变"。当夜,八路军一一五师后方司令部司令员邝任农立即带部队进驻埠阳,布置平叛。20 日夜,八路军东进支队二大队一营在边联支队二大队配合下,包围了雷雨口,经半夜战斗,一举歼灭顽敌。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77 页)

  银厂突围战(亦称"银厂惨案")

  1941 年10 月上旬,日军对临郯平原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蚕食”,在庄坞、层山、长城、磨山、向城、尚岩、南桥、三合、刘宅子等50 多个地方设立了敌伪据点。10 月20 日, 中共鲁南区委书记、鲁南军区政委赵镈率区党委机关和区党委党校自滨海区返回鲁南后, 又驻进银厂村休整。为保密,对外番号称“四梯队”。银厂村位于临郯费峄四县边区县的中心地带,是个四面环山的大山村,村西面不远是一一五师教导二旅第五团团部。驻九女山一带的国民党五十一军三三七旅六八三团张本枝部为了破坏中共鲁南区委机关, 经常组织小股部队到抗日根据地侦察,抢掠财物,收买叛徒,布置坐探,刺探八路军情报。

  10 月25 日,六八三团通过逃亡伪乡长郑竹明和银厂坐探提供的情报,得知近日“有高级领导机关进驻银厂村”。团长张本枝遂派密探侯德俊前去侦探。侯德俊是靳家沙沟村人,原是农村小学教师,后加入共产党。1941 年“四二五”事变后,侯叛变投降了张本枝,加入了特务组织,经常化装成肩挑小贩混入根据地串乡侦察。此次,侯德俊假扮商人来到银厂村,发现村外松林内不少学员正在上课,村子里有不少马匹和警卫人员, 断定是高级领导机关。同时,他还发现村内有电话线扯入一所住宅(赵镈住处),便断定此处是首长的住所。侯德俊当即回九女山向六八三团政治指导员于大川作了汇报,于大川又立即报告了团长张本枝(张本枝是鲁苏战区总司令于学忠的妻侄,于大川是于学忠的堂孙)。26 日张本枝、于大川随即纠集顽军荣子恒、王洪九部共5000 余人,于当夜秘密包围了银厂村。26 日傍晚,顽军特工人员假扮农民,由“坐探”刘清阳引入村内, 藏在村西头一个地主的大柴院内,作为内应,以便攻击时打开村庄之西门。26 日晚,中共鲁南区委曾接到敌人可能“扫荡”的情报,也作了转移的准备,但未立即转移。27 日凌晨3 时,顽军3 个营分别占领了银厂村西、北两面的山头。4 时许,顽军1 个营潜入村西一片数亩之大的松林内,又半小时后,顽军突然从西北两面向村子发动攻击。听到枪声,中共鲁南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吕志先指挥警卫连3 个班分路阻击,掩护区党委机关和党校人员突围。当时,银厂村有3 个东门,正东和东南两门都已上锁,只有东北门未锁, 突围人员多数从此门突出去,有的从围墙翻越而出。敌人火力炽烈,3 个班顽强阻击。这时西门又被敌人“坐探”刘清阳等内应打开,顽军冲入村内,用机枪封锁了赵镈的住处。赵镈带两个警卫员、一个电报员,冲出村外。这时他忽然想起机要秘书因外出治病未归, 装着机要文件的皮包未带出,便毅然返回住处,找到皮包,将机密文件全部销毁。当他再次突围时,敌人冲入院内,他不幸被俘。当天,他与被俘的20 余人一起被押至九女山六八三团团部。

  赵镈被俘后,面对敌人的酷刑拷打,英勇不屈,坚贞不渝,正气浩然,视死如归, 为党工作到最后一息。中共党组织曾积极多方设法营救,但由于当时鲁南的顽军在军事上处于优势,在政治上顽固坚持反共反人民的立场,因此组织所做的一切努力均未奏效, 直至赵镈牺牲,才停止交涉。11 月13 日夜,赵镈被杀害于九女山下。在突围中牺牲和被俘后遭杀害的还有边联县委宣传部长杨彬、边联县农救会会长杨清法、鲁南公安局科长刘广全、边联县二区区长邱玉瑞,工作人员何雨田、沈奇、张恭、史川浩,民主人士许善修等二三十人。

  (临沂市地方史志办公室编:《沂蒙革命根据地志(上册)》,中华书局2014年6 月第1 版,第300 页)

  "四二五"事变

  1941 年3 月23 日,在鲁南抱犊崮山区的万村,中共领导的抗日民主新政府诞生。县387

  临沂市战事

  政府建立后,区中队、民兵自卫团、青救会、妇救会纷纷成立起来。抗日政权的建立和发展,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慌。1941 年春荒严重,部队和机关的供应十分困难,为减轻群众负担,中共鲁南区委和鲁南军区去鲁东南,行署、各救会去邹东,一一五师去滨海移地就食, 只留下中共临郯费峄四县边区县委、县政府及民兵自卫团少量武装。国民党六八三团团长张本枝妄图把抗日力量扼杀掉。4 月25 日拂晓,张本枝及顽匪王洪九、李子瀛、李以锦等二千余兵力,突然袭击进攻边联县根据地。张本枝用1 个团包围县委驻地,并向王庄、张庄、埠阳合击。中共县委书记邸励与县长狄井芗带领机关人员,边打边撤,转移到青山套。驻万村的县大队同样受到袭击,县大队占领会宝岭,坚持战斗到黄昏,撤到青山套与县委会合。县委决定避其锋芒,然后予以回击,撤出的县、区干部及武装一律过临枣公路, 向南桥地区转移,以靠近沂河三军分区与鲁南军区联系。县委率领县、区武装,党、政人员连夜向南突围,到吕家村又遭到日军袭击,县委宣传部长马驰牺牲。4 月25 日一夜之中,中共县委机关单位受顽军袭击22 处,70 余人被杀害,损失步枪200 支,物资价值20万余元( 北海币)。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77 页)

  "七二五事"变

  讨逆战役结束不久,主力部队奉命调走。受到惩罚而贼心不死的国民党投降派张本枝, 与日军勾结,企图消灭鲁南中共领导机关。7 月中旬,日军开始对鲁南地区进行“扫荡”, 其主要目标是山区根据地和抗日军民。敌人首先在根据地边沿设立据点,增加兵力,加紧封锁和“蚕食”。根据地南边林立着日伪岗楼据点,北边盘踞着国民党东北军五十一军,根据地被夹在日、伪、顽势力中间,形成犬牙交错的局面。7月24 日夜,日军和顽五十一军出动,王洪九部两个营配合,进行南北夹击。由于当晚连降暴雨,西泇河洪水猛涨, 日伪军无法过河,鲁南中共领导机关向鲁城、马庙方向转移。国民党六八三团到万村、垣上集一带扑空,并受到中共地方武装阻击,退回原地。7 月25 日县委机关和县大队跟随鲁南行署向抱犊崮山区转移,当到达上村附近时,预先埋伏在此的国民党六八三团向正在转移的抗日党政机关发起突然袭击。抗日党政机关虽全力战斗,终寡不敌众,被迫边打边撤,直至云涧峪一带才摆脱敌人,有十几人伤亡,数十人被俘。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78 页)

  抱犊崮山区反"扫荡"

  侵华日军自1941 年1 月17 日至19 日,从济南、徐州、兖州及临沂、郯城、费县、峄县边联地区的据点,抽集兵力,以投降派王洪九、申宪武部为呼应,共纠集日伪军2000 余人,向抱犊崮山区进行“扫荡”。19 日,日伪军3路合击埠阳,另有敌500 余人由埝头进犯长新桥,朱村、土楼300 余敌进攻宝山前,梁邱之敌由高桥进犯马窝,兰陵日伪军500 余人经峨山进攻大炉。敌人将抱犊崮山区四面包围,步步进逼,所到之处, 皆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妄图一举摧毁边联抗日根据地。抱犊崮山区军民针锋相对,奋起反击,以坚壁清野对付敌人的“三光”政策,以分路游击、设伏粉碎敌人的包围扫荡。抗日武装和峄县支队在虎爪山和乔山之间与敌人苦战1 天,肉搏3 次, 歼日伪军百余人。进入宝山前的一股敌军被乡联防民兵迎头痛击,激战3 小时,狼狈逃窜。南路青山套一带抗日武装设伏,缴获汽车1 辆,夺回被敌人抓走的100 名壮丁和抢掠的耕牛、花生、粮食、柿饼等。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80 页)

  临郯平原反“扫荡”

  1941 年10 月10 日,日伪一万余人采取长途奔袭和拉网梳篦战术,对临郯地区进行残酷大“扫荡”。上午8 时,日伪军将鲁南专署第三行署、三军分区司令部、临沂县党政机关及老四团的一个营,重重包围在庄坞、涌泉方圆6 公里的狭小地区内。抗日武装经多次冲杀,仍未突出重围,只得凭借交通沟与敌人反复周旋。10 时,抗日武装和党政军机关撤至涌泉南湖,发现前面已有敌人堵截,而后面敌军又尾追不放,遂又展开激战。党政领导机关的干部和八路军战士同仇敌忾,分散固守阵地,实行人自为战,用枪托、刺刀、拳脚同日伪军进行殊死肉搏。战至下午3 时,终于从东面打开缺口,冲出日伪军的包围, 撤至沂河以东的滨海地区。在突围战斗中,鲁南三军分区副政委赖国清、沂河支队独立一团团长颜岩、沂河支队一大队教导员崔广润等100 余名干部、战士牺牲。这次“扫荡”后, 临郯抗日根据地几乎全被日伪军占领,临沂县有26 个党支部被破坏,中共党员从1500 人减少到338 人。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80 页)

  东马山战斗

  1941 年国民党五十七军一一二师及五十一军张本枝团不断到处抢劫、烧杀,侵占了边联中心地区的东马山、西马山、大炉、宝山一带村庄,造成抗日军民东西交通困难, 并企图毁灭抗日军民。八路军五团在一一五师曾国华旅长的统一指挥下组成东西两个梯队:教四团、峄县支队、边联支队为东路梯队,由车庄开进,负责肃清宝山、车辋、黄山一带敌人;五团与一一五师教导大队为西路梯队,由界牌开进,负责收复东西马山、大小增光峪和上村、下村一带地区。八路军五团于1941 年5 月13日到达界牌,当日下午经50 里奔袭,一营攻到孟家崖,歼敌一个班,二营一个连抢占骨头山后,乘机袭击西马山。拂晓前,将周围制高点全部控制,敌人向大炉溃逃。早饭时,敌人以优势兵力分3389

  临沂市战事

  路反击,企图夺回阵地。六连一排打退敌人3 次冲锋,缴获轻机枪1 挺。攻击西马山之敌已占据山岭,并用2 挺轻机枪疯狂射击。八路军特务连进行反击,被阻至半山坡,后退亦遭敌封锁。五团用八八式小炮压住敌人火力,经20 余分钟的手榴弹、刺刀近战,把敌人击退。黄昏前,八路军收复西马山、黄家沟、刘花湖等,乘胜追击。次日在车辋会师。敌又以一个多团的兵力攻击,八路军主力转移到银厂,敌人乘机重占东、西马山。5 月15 日八路军迂回打击敌人,将其赶走。此后经5 昼夜战斗,收复边联区原有村庄,俘敌十余人,毙伤敌20 余人,缴获轻机枪2 挺。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83 页)

  讨逆战役

  “四二五”事变后,临郯费峄边区县抗日根据地被国民党顽固派占领,抗日斗争暂时受挫。八路军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指示:“边区县是南北交通要道,又是战略要地, 一定要夺回来。”决定进行一次“讨逆战役”,遂调三个主力团及鲁南军区地方武装, 组成讨逆军指挥部,任命教二旅旅长曾国华为总指挥。1941 年5 月16日由地方武装人员做向导,八路军兵分两路向侵占四县边联的顽军王洪九部发起自卫反击。东路军由滨海四团、峄县县大队、沂河支队组成,经宝山前、车辋向北进攻;西路军由老五团与教导大队组成,经上村、大炉、马山向东北挺进。此后历时半月余,经马山庄、升平庄、宝山、宝和庄、康家峪、车辋等十几次大小战斗,歼灭顽军600 余人。顽军残部被迫退出边联地区。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84 页)

  石河战斗

  1942 年7 月,3000 名日军在费南县石河( 今属苍山) 一带受重创,遂纠集兖州、济南、临沂、费县、枣庄等地日伪军4000 余人,于8 月28 日拂晓,包围驻守石河一带的国民党五十一军一一三师三三七旅六七四团。战斗异常激烈。七连连长吴金贵身伤数处, 仍率部与日军巷战肉搏,直至全连官兵壮烈牺牲。同年冬,立石河战斗阵亡烈士公墓碑, 碑上镌刻着此次战斗经过和54 位烈士的姓名。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84 页)

  云涧峪战斗

  临沂伪军保安大队300 余人,武器弹药充实,号称“临沂主力军”,在边联中心地区的云涧峪设立据点。其一个中队据守西南大山上,大队部带两个中队据守据点,向抗日根据地“蚕食”,并图占领边联地区。1943 年7 月八路军五团发起夜攻,以一大队攻敌据点,二大队牵制山顶之敌,遭大山上敌人的火力射击,攻击未成,撤出战斗。次日部队分散隐蔽,用1 个连诱敌、吸引火力,再以尖刀班攻入敌阵地,使敌首尾不顾。经短促激战后,敌人弃尸20 余具向山下逃奔。敌人见失去依托,恐慌动摇,混乱突围,除少数逃跑外,大部被歼。此役俘敌150 余人,毙敌20 余人,缴获土造八八式小炮6 门、步枪80 余支,八路军无一伤亡。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84 页)

  陡沟庄战斗

  1944 年农历一月十五日晨,叛国投敌的伪十军军长荣子恒率部800余人进犯边联县陡沟庄,企图为白山被围的伪军解围,并想占领该村设立据点。八路军一一五师五团趁敌立足未稳,发起攻击。下午1 时,老五团将荣子恒部包围在陡沟庄。八路军攻入围内激战3 小时,毙伤敌人300 多名,敌人狼狈溃逃。八路军勇猛追击,又俘敌军作战参谋王毅及匪兵150 余人。伪军长荣子恒与少数残匪化装潜逃。这次战斗共缴获机枪17 挺, 其他武器、物资一大宗,在追歼逃敌中孤胆英雄安保全创造1 人俘虏敌人1 个连的英雄事迹,老五团二大队副大队长邓岱林等18位同志牺牲。

  (苍山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苍山县志》,中华书局1992 年2月第1 版,第284 页)

  全歼李子瀛部

  1944 年3 月3 日至5 日,八路军鲁南军区五团在沂河支队的配合下,奉命对盘踞在兰陵东北部坊前、新庄的李子瀛部展开攻击,一举全歼李部。

  李子瀛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刁顽险诈,善于投机钻营,抗战初期他借机扩充武装实力,拉起了六七百人的队伍,号称“国民抗敌自卫团”,自封团长,与抗日军民为敌, 作恶多端。1940 年5 月25日,李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横山惨案”。1941 年他又配合国民党五十一军、五十七军和顽军王洪九部、梁钟亭部等,对鲁南抗日根据地进行袭击, 使边区党政机关和部队后勤遭到严重损失。后来,李又率部投降日军,充当了汉奸。

  3 月3 日晨,鲁南军区政委王麓水来到五团驻地,传达了军区关于消灭李子瀛部的决定。天黑后,王麓水和五团政委王六生带领部队从东白山出发沿河西岸向南疾进,沂河支队同时向横山附近的南桥进发。约4 小时,五团赶到横山东北的新庄和西岗子。入村后, 只捉到李子瀛的两个留守人员。经审问,得知李已于当晚躲到横山西北的松林里。待部队赶到松林后又扑了空。翌日晓,根据侦察员报告,确知李率部驻在沈家坊前和赵家坊前。沈家坊前是个不大的村寨,筑有4 米高的砖围墙,四角有炮楼。围墙外为开阔地带, 易守难攻。李子瀛即住于此寨。赵家坊前在沈家坊前以东,相距仅500米,是个土围子, 李之长子带一部分人驻扎于此。王六生向王麓水汇报了情况后,当即命令一大队包围沈家坊前,二、三大队先攻克赵家坊前,再一起围歼沈家坊前之敌,四大队作为预备队待命。

  正当我兵力按部署开始行动时,李逆之长子率部从赵家坊前逃进沈家坊前。二大队追至沈家坊前以东,占领了围墙外东北角的十多间民房,做好攻坚准备。一、三大队分别在沈家坊前东南和西南方向,利用民房作依托,待命行动。李子瀛预感情况不妙,遂命其两个儿子率部突围。其长子带六七十名顽军妄图从西门逃遁,即被五团击溃,李子瀛长子当场毙命。次子带一批伪军从南门突围,亦被击毙。李部困兽犹斗,增加了围寨东、南方向的兵力,企图阻止五团接近围寨。为尽早攻下围寨,二大队组成了爆破组,政委王六生特为爆破手做了示范。下午3 时,一、三大队对围子进行佯攻,掩护二大队实施爆破。爆破组顺利地将围墙炸开了3 米宽的缺口。战士们当即从缺口处冲进围子,东围墙上的守敌见大势已去,被迫投降。一、三大队乘机利用扶梯突入围子,多数敌人缴枪投降,少数敌人妄图向西南溃逃。八路军乘胜追击,在西南角一所房子门口将化了装的李子瀛生擒。这次战斗,毙敌100 多人,俘敌700 余人,缴获平射炮1 门,机枪18 挺, 步枪、手枪数百支,弹药及其他物资一宗。几天后,兰陵县政府在南桥( 今属苍山县) 召开万人大会,将李子瀛公审处决。

  (临沂市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纂:《临沂地区志》,中华书局2001 年11 月第1 版, 第1128页)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